• 广告招商电话 021-60522640
  • 奇瑞叉车
  • 中国港口新闻首页 > 资讯 > 国内港口 > 正文

    青岛港融资欺诈调查引发对中国仓储业规范质疑

    浏览次数:2232来源:中国港口机械网编辑:中国港口机械网时间:2014-06-26
    \

    青岛港金属融资欺诈调查触动了银行和交易所的神经,他们痛苦地意识到在中国仓储业储存大宗商品面临的风险。

    在青岛港调查的重点是一家私营金属贸易公司。该公司涉嫌复制仓单,利用同一批金属船货多次融资。

    部分银行已经开始要求,客户需将用作贷款抵押品的金属转移至中国以外更加规范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仓库,或是那些由单独一家仓储公司所有和运营的仓库。这样做是为了限制其曝险。

    “银行还没有看到幕后情况,”一家参与中国大宗商品融资的银行管理人员提到中国仓储业时表示。

    问题的核心在于,中国仓储业并不如其他地区那样规范。尽管中国仓储业有很多全球公司参与,但也有公司将业务外包给本地企业,以节省成本和避免应对复杂的当地法规。

    在中国利用大宗商品作抵押来融资很常见,也并不违法。但反复抵押资产则属于欺诈,可能导致多个债权人对同一担保品的曝险。

    中信资源1205.HK 称一法院无法找到中信放在青岛港的逾10万吨氧化铝,这足以显示解决所有权争议的可能困难程度。

    交易商称,在青岛港封锁部分仓库之前,有可能这批金属已经被提走,并称在丑闻一爆发的时候,至少两家贸易公司提走了金属。

    中信资源表示,将自行展开调查,并考虑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

    **交易责任**

    熟悉调查的青岛消息人士称,当局正在调查德诚矿业是否重复质押金属仓单,因为德诚一家关联公司管理青岛港大港保税区的物流。

    德诚矿业及其母公司德正资源,未应答寻求置评的电话。也无法联系到青岛港的官员发表评论。

    “仓单并非是物权凭证,它只是证明授权的一种文件。但是它们现在被用为物权凭证,而用于销售、购买和转移所有权活动,”青岛一家仓库公司的人员说。

    “除了中国以外,其他所有地区的仓单都只会发给一方。”

    一位欧美银行的消息人士称,仓储企业应该负多数责任,但青岛港口一家仓储公司的高层主管表示,责任归属“仍然很不确定”。

    一位曾参与仓单欺诈诉讼的律师表示,银行的主要追索对象将是伪造仓单业者。

    这名律师说,但是如果诈欺业者失踪,银行可能会决定向仓库追索。由于事件的敏感性,这位律师不希望具名。

    一仓库运营商和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与客户签署协议后,对一批船货承担的责任可能有限,支付上限约为10万美元,数额取决于具体条款和情况。

    全球仓储企业

    在青岛港口开展仓储业务的国际企业包括,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LOUDR.UL部分持股的新加坡公司GKE Corp 、CWT Ltd 、嘉能可)旗下金属仓储部门Pacorini Metals。

    GKE在6月16日表示,据其所知,公司管理层或员工并未牵涉进青岛港调查。

    嘉能可和CWT发言人拒绝置评。

    明显躲过青岛港风波的业者之一,是全球最大独立金属仓储和物流企业--荷兰世天威。

    在青岛港骗贷调查重点的大港地区,世天威没有开展业务。根据贸易商、银行业人士和仓储消息人士,世天威不会将物流业务外包给第三方,而且通常拥有自己的仓库。

    世天威拒绝置评。

    LME坐收渔利?

    青岛港调查案除了可能有利一些拥有和运营仓储业务的公司,另外也已促使部分金属流入位于韩国等地的LME仓库。

    LME隶属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港交所)(0388.HK: ),已在全球约40地区核准700多个仓库和仓储设施。

    LME十分希望进军中国市场,但目前中国还未允许LME设立仓库。

    LME对核准的仓储企业制定了详细的规定,例如必须证明资本和保险充足,必须监控金属动向并进行审计。

    “对LME及其客户而言,把LME仓储网络扩大至中国大陆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我们与港交所都把这列为优先要务,”LME发言人称。

    新加坡一名仓储企业人员表示,由于具备完善的监管体系,市场对那些设有LME仓库的国家“信心高得多”。

    但因为一些可能在青岛港调查案中有曝险的跨国仓储业者,也在其他港口经营LME仓库,因此青岛港调查的影响可能很难明确区隔。

    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参与中国大宗商品融资业务的银行,势必将会提高费用。

    “成本肯定会增加,无论是来自本地银行还是国际银行的融资,”麦格理分析师Colin Hamilton称。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